Publications

ZHANG Xian —wen, The Lugou Bridge Incident and the Studies of China’ s Anti —Japanese War

Published time :2018-05-01 14:10:00

    抗日戰爭是近代中國最重要也最復雜的歷史時期。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大規模的侵華戰爭,給中國人 民帶來沉重的災難,造成了激烈的社會大變動,使中國 現代化進程蒙受巨大挫折,中國面臨亡國滅種、生死存 亡的嚴重危機。經過全體中國人民堅持十多年的艱苦 奮戰,終于在1945 年打敗了日本帝國主義,取得了近代 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反抗外敵入侵的完全勝利。

    2017 年是以盧溝橋事變為標志的抗日戰爭全面爆 發80 周年紀念日。幾十年來,我們對抗日戰爭的認 識,有一個不斷追求真實、不斷改進和提升的演變過 程。雖然學術界對抗日戰爭領域的許多重大歷史問題 或有爭論的觀點已作了較為深入地研究,取得了可喜 的學術成就,但仍有許多問題急需探討。對此,習近平 總書記在2015 年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 周年時提出過 一系列重要指示,中共中央宣傳部也制定了關于抗日 戰爭史的中長期研究規劃。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抗日 戰爭研究必將出現新的面貌,取得更加豐碩的學術成 果。那么,今后的抗日戰爭研究應該如何繼續拓展和 深化呢? 本文試就此發表幾點看法。

    第一  ,發揚抗戰精神,堅持“銘記歷史、緬懷先烈、 珍愛和平、開創未來”的時代主題。 抗日戰爭是近代中國偉大的民族復興運動。在這 場史無前例的反侵略斗爭中,中國各族人民超越意識 形態、地域、階層和黨派的不同認識和分歧,最廣泛地 團結在一起,打敗了共同的敵人日本帝國主義,創造和 譜寫了中華民族歷史的新篇章。 抗日戰爭中所體現的愛國主義精神,是凝聚各族 民眾的最重要精神因素和力量。正是這種偉大精神, 感召千千萬萬民眾在敵人進攻面前,不怕犧牲、英勇奮 斗,為保衛國家民族作出無私奉獻。研究抗日戰爭歷 史,不僅要廣泛搜集和掌握真實的史料,擺事實,講道 理,澄清真相,強化歷史的記憶;更要傳承和發揚抗戰 英烈們的愛國愛民精神,為凝聚海內外中華兒女民族 復興的情感和共識貢獻力量。

    中國抗日戰爭史的研究 最能彰顯歷史科學的政治價值和專業功能。 中國抗日戰爭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重要組成部 分。它歷時最久,犧牲最大,貢獻也最大,然而歐美各 國民眾對中國抗日戰爭知之甚少。中國歷史學界和歷史學者有責任和義務傳播中國抗日戰爭的地位及影 響,有責任和義務澄清歷史事實,以正視聽。

    抗日戰爭研究,無論是從學科發展還是從國家的 戰略需求來說,都是十分緊迫的任務,而我們的研究水 平還遠遠未達到國家的期待。中國現行以單一學科為 主的科學研究和人才培養模式、以單個機構為主的資 源配置模式,導致各單位單兵作戰,使關鍵問題的研究 長期難以突破。為此,通過協同創新,建立需求導向, 打破學科的單位間的壁壘,全面匯聚優質資源,才能取 得高水平的優質成果,才能有效服務于國家內政外交 之急需。

    第二,關于蔣介石的“不抵抗主義”和對日妥協問題。
    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后,資本主義經濟得到很大發 展,國力大為增強,但日本國土狹小,資源匱乏,這就制 約了其自身發展。一批擴張主義論者積極主張向海外 拓展,掠奪他國資源財富以彌補本國資源之不足。20 世紀初期,日本已經走上軍國主義道路,武士道尚武精 神彌漫國內,影響著年輕一代。1927 年,日本田中義一 內閣召開東方會議,制定了向外侵略的戰略方針和步 驟,即先占領中國滿蒙,然后滅亡中國,最終獨霸亞洲 和世界。日本向外侵略的道路,就是按照這一方針一 步一步實現的。日本為了發動侵略戰爭,在其國內作 了較長時間的充分準備,其中包括軍事的、政治的、經 濟的和人力資源的準備等。1931 年九一八事變,堪稱 日本實現其戰略目標的開始,日本由此邁出了侵華戰 爭的第一步。

    面對日本帝國主義開始發動大規模的侵華戰爭, 蔣介石作為中國政府的最高領導者,應該采取怎樣的 政治與軍事戰略呢? 首先,兩個國家的國力對比是奠 定兩國戰爭戰略的基礎。兩國相比較,中國是大國, 土 地遼闊,資源豐富,人口眾多,而日本是小國,地域狹 小,資源不豐,人口數量遠少于中國,可以調動的人力、 物力,又遜于中國。但是,日本是資本主義強國,軍事 實力強大,科學技術發達,軍事裝備優于中國,資本主 義經濟在明治維新以后不斷提升,是東方亞洲的經濟 強國。而中國雖然資源豐富,但是經濟落后,實業不發 達,是一個仍然貧窮的以農業占主導地位的東方弱國。 基于中日之間這種軍事、經濟力量強弱對比的形勢, 蔣 介石應該采取怎樣的軍事戰略呢? 毫無疑義,在政治 上應該團結各方力量,調動全國人民的抗日積極性, 組 成浩浩蕩蕩的反日大軍;在軍事上,在日本侵略軍進攻 面前,蔣介石面臨三種戰略選擇:其一,不抵抗方針,不 作任何抗戰準備,日本軍隊打來,逃之夭夭,置國土、 民 眾生命財產于不顧,輕而易舉地放棄大片國土。其二,浴血奮戰的方針,即不顧中國本身力量,與敵人死打硬 拼。此種保家衛國的精神,不值得也不應該提倡。因 為戰爭的目的,應以消滅敵人保存自己為要旨,如果自 己已被敵人消滅殆盡,何以談得上戰爭的勝利。其三, 從維護本國利益出發,實施以消滅敵人為目標的、積極 的戰略性撤退,在廣大國土上、在運動戰中消滅敵人的 有生力量,最終取得戰爭的勝利。九一八事變后,蔣介 石在敵強我弱的對比形勢下,其正確的軍事戰略,就應 該采取這種戰略性撤退。這種撤退,可以暫時放棄某 些城市和地區,但在消滅敵人有生力量之后,仍可收復 國土。可是,在整個東三省作戰期間,蔣介石未作任何 戰爭動員與準備,缺乏明確的、堅定的抗日態度,更沒 有積極的、周密細致的消滅日軍軍事力量的戰略方針 和戰略部署,而是采取妥協、退讓,謀以談判來解決軍 事沖突。因而在戰爭進程中,其所轄各支部隊表現出 來的是不抵抗或軟弱性抵抗甚至不戰而退。僅僅短短 幾個月時間,整個東三省即輕松地陷入敵手。在這種 喪權辱國的戰爭形勢下,蔣介石受到全國人民的譴責、 批判、抗議,自然不可避免。長期以來,學術界一直批 判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甚至說成是不抵抗“主義”。 可是,到目前為止,海峽兩岸都未發現蔣介石指示東北 軍或其他部隊不抵抗的文件。事實上,在中日戰爭初 期,在敵強我弱的嚴重對比形勢下,蔣介石只要有明確 的抗戰態度和正確的戰略戰術,即使戰爭失利甚至暫 時喪失部分國土和城市,國人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改 變敵強我弱的力量對比,需要經歷一個較長的持久作 戰過程。抗日戰爭的歷史證明了這一點。因此,對蔣 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應該從戰爭初期的國情和雙方軍 事經濟力量的對比,給予實事求是的分析和認識。

    第三,國共合作為基礎與中共的中流砥柱作用。

    中國的抗日戰爭,是全國各民族、各階級、各政黨、 各團體、工農商學兵、海外華僑共同進行的一場反對日 本帝國主義侵略的民族戰爭。這一認識,完全符合中 國抗日戰爭的歷史實際。它的基本點有兩條,即民族 戰爭和全民抗戰。它既肯定了全國各族人民為保家衛 國作出的巨大犧牲和貢獻,也糾正了早年對國民黨抗 戰認識上的偏差。過去強調抗日戰爭是人民戰爭和人 民抗戰,實際上是否定國民黨抗戰以及國民黨在抗戰 中的地位和影響力。這種片面認識至1980 年代才有 所改變。2005 年,胡錦濤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0 周年 大會上的講話中充分肯定了國民黨在抗戰中的作用和 地位。抗日戰爭的發動和勝利,是以國共兩黨合作為 基礎的。抗日戰爭存在著正面和敵后兩個戰場,國共 兩黨分別領導著兩個戰場,并各自獨立作戰。這種現 象的出現,是由于國共雖然建立了政治合作,但是仍然存在著重大的政治分歧,從而導致不能聯合作戰。正 如毛澤東曾經講過 : “就目前和一般的條件說來,國民 黨擔任正面的正規戰,共產黨擔任敵后的游擊戰,是必 須的、恰當的。”事實上,正面戰場和敵后戰場是相互依 存及相互支持的關系。沒有兩黨兩軍在兩個戰場上各 自發揮戰斗作用,中國的抗戰勝利是不可能的。

     抗戰前期,在日本不斷的大舉進攻下, 1937 年盧溝 橋事變爆發,蔣介石在廬山發表抗戰談話,表現了堅決 反抗日本擴大侵華的決心。總體上說,蔣介石到全面 抗戰爆發后,基本上放棄了對日妥協、退讓的方針。許 多戰役表現了浴血奮戰精神,諸如淞滬會戰、忻口會 戰、臺兒莊戰役以及兩湖地區的幾個大戰役等,雖然最 終丟失了國土,卻也給日軍以嚴重的殺傷,有利于經過 持久作戰,取得抗日戰爭的勝利。

    可是,隨著戰爭的發展,日本開始實施所謂“一號 作戰”,把戰爭矛頭伸向東南亞地區,挑起珍珠港事變, 從而導致太平洋戰爭的爆發。1942 年以后,整個亞洲 太平洋地區的戰爭形勢,開始向著有利于盟國及中國 的方向轉變,各種戰爭因素說明日本的敗亡指日可待。 在這種戰爭局勢下,即在抗日戰爭后期,蔣介石開始改 變抗日戰爭的態度。考慮到戰后中國的政治統治,蔣 介石開始保守軍事實力,不認真組織戰役戰斗,等待摘 取抗戰勝利果實,其反共態度更加明朗化。

    面對軍事、政治局勢的復雜變化,中國共產黨從國 家民族的最高利益出發,堅持國共合作,堅持全民抗 戰,極力發揮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作用。

     筆者認為,抗日戰爭以國共合作為基礎和中國共 產黨的中流砥柱作用,是相輔相成的,也是保證抗日戰 爭順利發展和勝利的基本條件,兩者缺一不可。中國 共產黨的中流砥柱作用,表現在整個抗日戰爭期間, 特 別在政治斗爭方面。如前所述,當日本開始發動侵華 戰爭制造九一八事變后,蔣介石采取妥協、退讓政策, 不作任何抗戰準備,導致東三省迅速淪陷。此時期, 中 國共產黨和全國人民一起,不斷敦促蔣介石改變對日 態度,放棄妥協政策,逐步走上堅決抗日的道路。 1935—1936 年間,蔣介石國民政府在軍事上、經濟上作 了較多的抗戰準備,譬如在沿海地區修筑國防工事、 開 展國民經濟建設運動等。抗日戰爭中期,在日本侵略 軍大規模進攻下,中國守軍雖然作了英勇抵抗,但是, 華北、華東、華中地區大片國土依然淪入敵手。此一時 期,是國共兩黨合作抗戰較好的階段。中共領導的八 路軍和新四軍,無論在戰役上(如山西地區的忻口戰役 和娘子關戰役) 或戰略上( 如臺兒莊戰役中,八路軍在 津浦路以西給予戰略支持,吸引較多日軍,以減輕臺兒 莊我軍壓力),均與國民黨配合作戰。另一方面,自1938 年下半年以后,中共領導的八路軍在華北地區實 施戰略轉移,逐步轉入敵后,不斷打擊、消滅日軍,不僅 有力地配合正面戰場中國軍隊作戰,還不斷地大量收 復國民政府所轄中國軍隊喪失的大片國土,建立了晉 察冀、晉綏、華中等大批抗日根據地。這些戰果都是中 國共產黨為國家民族作出的重大貢獻,也奠定了中國 抗日戰爭勝利的基礎。同時,不斷地抵制蔣介石、國民 黨制造的種種反共摩擦行為,以保證國共合作的基礎, 向著有利于共同抗日的方向發展。

    確確實實地說,抗日戰爭時期的國共合作,是特殊 歷史階段下特殊形式的合作。但這一合作從未一帆風 順。由于雙方合作無論在政治上還是軍事上都沒有為 雙方所遵守的“共同綱領”,更沒有建立共同的合作機 構,因而對雙方尤其是對國民黨蔣介石而言沒有任何 約束力,合作隨時有破裂的危險。

    抗日戰爭后期,是軍事、政治、經濟、國際關系極其 復雜交錯的時期,對國共兩黨都是嚴峻的考驗。此時, 日本在軍事上仍在垂死掙扎,但是,太平洋戰爭已指向 日本海外重要島嶼及本土,日本已逐步走上失敗之路; 美國作為中國抗日的同盟國,出于一國私利及戰后東 亞反蘇反共格局,開始扶蔣反共,而蔣介石為了在戰后 能夠繼續統治中國,在軍事上趨向保守消極,不再認真 組織戰略性對日作戰,企圖保存軍事實力,等待摘取勝 利果實。在抗戰即將取得勝利前夕,國共雙方幾乎在 同一時間各自召開全國代表大會,規劃中國未來的發 展。毛澤東在《愚公移山》一文中說 :“兩個大會有完全 不同的目的,一個要消滅共產黨和中國民主勢力,把中 國引向黑暗;一個要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和它的走狗中 國封建勢力,建設一個新民主主義的中國,把中國引向 光明。”顯然,中國面臨著兩種命運、兩個前途的發展方 向。

    中國共產黨經過十四年抗日戰爭的洗禮,已日漸 狀大,八路軍、新四軍及各地游擊隊,不僅抗擊著大部 分侵華日軍和幾乎全部偽軍,同時消滅日偽軍達171 萬人,解放區遍及19 個省區,面積有100 萬平方公里, 人口達1 億,軍隊數量發展到130 萬人,民兵也有268 萬人。特別是面對國民黨不斷發生的反共企圖和摩 擦,以及對日作戰的搖擺性,中國共產黨始終堅持國共 合作,堅持抗日戰爭的大方向,發揮了重要的中流砥柱 作用。當前抗日戰爭史研究中,任何否定或貶低中國 共產黨中流砥柱作用的認識及言論都是極不恰當的甚 至錯誤的

    第四,關于八年抗戰和十四年抗戰的爭論。

    中國抗日戰爭的歷程是八年還是十四年,一直有 不同認識和看法,學術界也有過爭論。早在1931 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后,東北地區的許多同胞和青年學子離 開美麗富饒的家鄉走上抗日戰爭的前線。1937 年七七 事變發生,南京國民政府和沿海地區更多的民眾遷往 西南、西北的抗戰大后方,直至1945 年抗戰勝利,國民 政府還都南京。那時候, “八年抗戰”成為廣大軍民的 呼聲和口號,人們并不覺得不妥。堅持八年抗戰,成為 人們的驕傲。相反,人們對十四年抗戰的認識,還不那 么清楚。

    2016 年,教育部發布文件明確指示,中小學歷史教 材對中國抗日戰爭的歷史進程( 也可以說是歷史分 期),統一改為十四年,即從1931 年九一八事變至1945 年8 月抗日戰爭勝利。筆者認為,教育部這一規定反 映了中國抗日戰爭的歷史真實,有利于給年輕一代的 中小學生一個統一的歷史認識。中小學生畢竟年齡幼 小,掌握的歷史知識甚少,更缺乏深入分析歷史問題的 能力,歷史教材給他們提供一個結論性的認識,也是無 可非議的。

    史學界對歷史問題存在不同認識或提出不同的觀 點,是十分正常的,甚至可以堅持個人的觀點。同樣, 對八年抗戰或十四年抗戰,也可以有不同說法,完全沒 有誰服從誰的問題。

    1986 年,筆者主持國家社會科學“七五”規劃重點 項目《抗日戰爭研究》, 在“總論”中專門表述了對十四 年抗戰的認識。筆者認為,日本對中國發動過兩次侵略戰爭,一是甲午戰爭,中國以失敗告終; 二是由 1931—1945 年第二次侵華戰爭。這次戰爭規模大、時 間長、給中華民族造成的生命財產損失更加慘重。但 是,戰爭是以日本的失敗告終。作為被侵略者,中國經 歷了十四年的艱苦斗爭。自1931—1936 年,是戰爭的 局部防御階段,戰爭的范圍主要局限在東三省及熱河、 察哈爾、綏遠地區。特別是東北抗日聯軍、察哈爾抗日 同盟軍、長城作戰,均表現了中國各支軍隊英勇抗擊日 軍侵略中國的精神。毫無疑義,這些地區的中國正規 軍、地方軍、游擊隊及各族人民武裝都是中國反對日本 侵略的組成部分。反侵略斗爭,不僅包含戰爭部分, 也 應包括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較量。九一八事變 后,中國國內掀起了抗日民主運動高潮,它不僅反對蔣 介石國民政府未積極發動反日斗爭,也反對日本在中 國各地制造的大規模屠殺慘案、資源掠奪和經濟走私 等。認識日本侵華戰爭和中國人民的反抗斗爭,應該 把1931—1945 年作為戰爭的全過程,從整體上加以考 慮。1937 年盧溝橋事變發生,日本開始了對中國的全 面進攻,中國人民也進入了全面抗戰的階段。有人提 出, 從1927—1937 年,在中共黨史和中國革命史研究 中,曾作為國共十年內戰時期或第二次國內戰爭時期。 今后如何科學劃分這段歷史,可以從各學科的研究領 域進行更全面深入地探討。

(原文載于《河北學刊》2017 年5月第37卷第3期)

Prev:The summary of our publications in 2017

Next:Deepening the Study of Nanjing Massacre with Macrosocial Horizon

Copyright:Center for the history of republican china 

Tel (fax): 025-83594638 Mail: [email protected] Address: Yi Fu management science building, 22 Hankou Road, Nanjing.


新浪中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