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News

Our three papers is reprinted by Xinhua Digest

Published time :2018-05-04 09:36:00
1、梁晨   量化數據庫:“數字人文”推動歷史研究之關鍵
摘要:近幾年來,大數據研究和"數字人文"逐漸走進了中國史學界,各種主題的史料數據庫建設和"數字人文"研究開始出現,一場新的學術潮流仿佛正在形成.但對這一多學科綜合的新事物,很多學者對其認識和運用還很有限,存在盲區與誤區.實際上,"數字人文"雖然包含著豐富的新研究手段與方法,但歷史研究和歷史資料有著自身的特點和復雜性,在當前的技術條件下,并非所有"數字人文"研究方法都能很好地適用于史學研究.從研究角度看,作為"數字人文"的重要組成,量化數據庫的建設與研究能有效地實現對大規模、連續性史料的分析,促進多種史料或史料庫的相互鏈接,利于開展群體性、長時段和合作化的歷史研究,在幫助史學家探知更多新史實的同時,實現史學理論的演進和研究范式的創新,是"數字人文"推動歷史研究的重點所在。
《新華文摘》2017年第14期 原載于《江海學刊》2017年第2期
2、張憲文(歷史學院)    關于抗日戰爭幾個觀點的認識
摘要:幾十年來, 我們對抗日戰爭的認識, 有一個不斷追求真實、不斷改進和提升的演變過程。在這一過程中, 學術界對抗日戰爭領域的許多重大歷史問題或有爭論的觀點, 均作了較為深入地探討, 取得了可喜的學術成就, 但毋庸置疑, 仍有很多問題, 甚至是重大問題尚乏探討。基于此,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5年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發表了一系列重要講話, 指示我們繼續加大開展抗戰研究的力度, 并給出了如何更好地開展抗戰研究的指導意見。2017年是以盧溝橋事變為標志的抗日戰爭全面爆發80周年紀念日。值此重要時刻, 應《河北學刊》雜志社之邀, 由我來主持一組關于“盧溝橋事變與中國全面抗戰研究之推進”的專題討論文章, 這組文章既有對抗日戰爭研究如何推進的宏觀探討, 也有關于如何在抗戰史和二戰史視野下認識戰后中國對日索賠問題的省思, 還有關于七七事變前后中日關系走向的系統考察, 各篇文章看似較為分散, 實則都對如何推進抗戰研究提出了重要觀點, 總體上呈現了“瞻前顧后”的特點, 也都均觸及了本專題的核心問題, 即所有的抗戰史研究都不能擺脫盧溝橋事變這一開啟中國全面抗戰的重要基點。
《新華文摘》2017年第18期 原載于《河北學刊》2017年第3期
3、陳謙平(歷史學院)   條約體系與多民族國家的構建:國際化視域下的民國對外關系史 
摘要:朝貢體系、條約體系與殖民體系都是國際關系的主要模式之一。西方列強通過侵略戰爭打開中國門戶,強迫中國簽訂不平等條約,并將自己的法則和制度強行引入中國,中國因此被納入所謂條約體系。而西方列強正是通過條約體系對來中國構建現代多民族國家施加影響。辛亥革命開啟了中國由傳統皇朝向現代化國民國家轉型的歷程,但學界往往忽略西方列強和不平等條約體系對新生的中華民國的影響。從孫中山開始,南京臨時政府就受到不平等條約體系的約束。對于條約體系對于中國的負面影響,我們不能一概而論。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日本試圖獨占中國,美國構建的華盛頓體系就是以約束日本侵略中國為目的的。抗戰勝利以后,盡管不平等條約已被廢除,但中國依然面臨嚴重的邊疆和民族危機。不過,作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勝國和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中國,遵照“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收回了被日本侵占的中國東北四省、臺灣、澎湖和南海諸島,重新確立了中華民國的版圖,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后聯合國和同盟國賦予中國的權利,更是中國依據戰后國際秩序所享有的權利。
《新華文摘》2017年第20期  原載于《史學月刊》2017年第7期
                                 (轉自南京大學新聞網,整理:陳浩 趙澎 陳甜)

Prev:Branch center of our research base is set up in Jiangxi

Next:Historical Materialism, Academic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nd Social Development

Copyright:Center for the history of republican china 

Tel (fax): 025-83594638 Mail: [email protected] Address: Yi Fu management science building, 22 Hankou Road, Nanjing.


新浪中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