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 download
學術論著

張憲文 || 彰顯歷史學服務國家發展戰略的功能

發布時間:2018-10-25 20:50:00

本文刊發于《江海學刊》2018年第5期



內容提要歷史學是重要的人文社會科學。它的任務是努力梳理各類復雜的歷史現象,客觀、真實、全面地評述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正確解釋各種歷史問題,總結關系人類社會發展的經驗和教訓,提出規律性的認識,給人們以啟示,幫助人們正確認知社會演變,并確立正確的處世態度。歷史學者更應積極運用歷史學的重要社會功能和政治功能,對關系國家民族利益和人類社會進步的重大歷史問題以及當前復雜的國際關系、大國關系,做出正確判斷,適時提出戰略對策,以適應國家發展戰略需求。


【關鍵詞】歷史學 社會功能 政治功能 發展戰略


歷史,是人類進行生產與社會活動的過程。歷史學,作為人文社會科學,其任務和目的,是將人類活動的各種事實、痕跡,加以整理,厘清被掩飾或曲解的史實真相,恢復歷史的原貌,總結出有益的歷史經驗和教訓,提出規律性的認識,它將對后人的實踐活動,起著深刻的借鑒和指導作用。對此,近世學者做過多方面的論述。如梁啟超說:“歷史者,乃研究人類進化之現象而求得其公理公例者也”①,“史者何?記述人類社會賡續活動之體相,校其總成績,求得其因果關系,以為現代一般人活動之資鑒也”②。著名歷史學家、南京大學陳恭祿教授也曾說:“歷史為研究人類已往經驗之學問,其包涵者至為廣大,民族之分合,政治制度之改革,社會經濟情狀之嬗變,宗教之演變,學說思想之進步,文藝之發達等,莫不屬之。其遺傳于后世者,成為構造今日政治社會情況之主要成分。”③古代社會的史官,亦十分重視總結統治者的治國經驗,如司馬光編著《資治通鑒》等,成為歷代王朝治國理政、加強與鞏固統治的范本。

社會發展至今天,歷史學本應是弘揚中華文化,實施愛國傳統教育的基礎。可是,很久以來社會上還是不重視歷史文化的教育和學習,“歷史無用論”影響廣泛。中學的歷史課程,是數理化之外的副課,大學生和高校歷史教師也弄不清為什么學歷史和教歷史。20世紀60年代初,一位北京大學著名的歷史學家訪問南京大學,在座談會上,年輕的教師詢問學歷史有什么用?這位年長的老教授也支支吾吾地沒有說清楚。本文作者對此記憶尤深。

“文化大革命”期間,各種社會學科都遭“四人幫”嚴重破壞。歷史學的社會功能被嚴重扭曲,成為“四人幫”篡黨奪權、攪亂社會的工具。歷史學科最重要的專業刊物《歷史研究》,在“四人幫”控制下,每期發行量竟達數萬份,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報每期的內容要目。這種奇怪現象,中外獨有。其目的不外是“四人幫”利用歷史學刊物,利用歷史學科特有的社會功能,借以顛倒黑白,歪曲歷史,毀滅中國優秀的歷史文化和傳統文明。正是由于四人幫長期破壞造成的社會影響,廣大的中學生和青年學子,不讀書,不知道中國的歷史和世界文明。1978年恢復全國高考和統一命題。歷史科目試題簡單,但是許多考生連南昌起義、遵義會議這樣十分明確的歷史問題都回答不上,考試成績十分、五分,甚至零分者,不在少數。中國有句古話,叫“數典忘祖”,“四人幫”的倒行逆施,使中國年輕一代把自己的老祖宗都忘掉了。

當下,歷史學科在經歷了漫長的曲折發展歷程之后,迎來了繁榮的春天。廣大的歷史學者,要牢記歷史使命和責任,深刻地理解歷史學的社會功能,正確地解釋歷史現象,客觀、真實、全面地評述歷史人物和歷史現象,揭示歷史的本質,推動歷史學成為一門完善的人文科學,發揮歷史學對人類的啟示作用,幫助人們正確地認識社會的演變。

以人物研究而言,它是當今世界政治領域和歷史學者最感興趣,也是最難把握好分寸的問題。由于人們站在不同立場,運用不同的尺度,常做出截然相反的評價。譬如,曾對英國當代社會發展做出過重大貢獻的著名前首相、號稱鐵娘子的撒切爾夫人,在其逝世后,引起英國國內巨大反響,一些人贊揚她的功績,另一些人則完全否定她。這就需要若干年后,英國人拋棄各種恩怨,冷靜下來,由歷史學家運用正確的歷史觀和充分的歷史資料,給撒切爾以客觀真實的評價。現在還不能給她蓋棺定論。當今世界上相類似的人物太多了。再以中國歷史人物為例,蔣介石的評述最具典型意義。在國共內戰和民主革命發生以后,蔣介石被戴上了幾頂帽子:人民公敵、國賊、帝國主義在中國的總代表、投機革命分子、四大家族官僚資本主義集團代表、蔣匪幫等。蔣介石也罵過中國共產黨為“赤匪”“共匪”。這些都是在國共戰爭年代雙方激烈斗爭形勢下,相互否定的結果。1949年新中國建立,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后,學術界遵循實事求是的精神,強調尊重歷史事實,客觀全面評價歷史人物,才逐步摘掉蔣介石上述幾頂不恰當的帽子,把蔣由鬼變回人。蔣介石作為民國時期重要的領導人物,對國家有功也有過。他在抗日戰爭時期堅持抗擊日本侵略者和在去臺灣以后堅持一個中國反對臺獨有功;而在政治上始終堅持一黨專政、個人獨裁、堅持反共有過。海峽兩岸史學界對蔣介石的評價,還是實事求是、尊重歷史事實的。這與臺灣民進黨“臺獨分子”去中國化、去蔣化完全不同。然而,前些年蔣介石日記全部公開后,史學界有些學者對蔣介石的評價又走上了另一極端,完全忽視蔣對中華民族造成的危害。有些人單純依靠蔣的日記一種史料,做研究、下判斷、定結論。這是一種很不嚴謹的學風。正因為如此,有些研究蔣介石的著作、論文以及各類讀物,嚴重地誤導了社會大眾特別是年輕一代的認知。有些人在網上說:已經被“震驚得幾乎不能動彈了!”說蔣“作為歷史上的一代偉人”“應可長眠矣!”歷史研究者走偏了研究方向,實在是悲哀!

正確反映歷史事件,實事求是地評說各種歷史事件,無疑也是歷史學的重要社會功能。以中國的抗日戰爭為例,它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影響最深遠、規模最宏大的歷史事件;也是近代中國第一次取得反對外國帝國主義入侵的勝利。抗日戰爭勝利后,在一段相當長的時期內,海峽兩岸的中國人都未能正確地、客觀地評述這件中國歷史上甚至是國際上宏大的歷史事件,相互抹煞國共兩黨、兩軍(共產黨軍、國民黨軍)、兩個戰場(正面戰場和敵后戰場)的地位和作用。臺灣當局和一些著述,說共產黨不抗戰,在敵后搶奪地盤,游而不擊,否定敵后中共實施的大規模游擊戰爭和成千上萬次的大大小小反日戰斗。而在大陸,由于宣傳的偏差,年輕的人們只知道地道戰、地雷戰和鐵道游擊隊、武工隊等,對轟轟烈烈的反抗日本侵略軍的正面戰場的22個大戰役,了解甚少,甚至歷史教科書也加以掩蓋,或避而不談。至20世紀80年代,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40周年之際,在中央領導同志和中共中央宣傳部的引導下,抗日戰爭研究才在全國范圍內發生重大變化,明確中國抗日戰爭是在中國共產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下,以國共合作為基礎,全國各民族、各階級、各黨派團體、工農商學兵、海外華僑,共同進行的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民族戰爭。抗日戰爭研究的正確方向,應堅持幾個基本點,即一是民族戰爭,一是全民抗戰,一是國共合作為基礎,一是兩個戰場(正面和敵后)相互配合和相互支持,一是中國共產黨的中流砥柱作用。2005年,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50周年的大會上,胡錦濤總書記在代表中共中央所作的講話中,充分地肯定了中國國民黨在抗日戰爭中的地位和作用。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和臺灣地區領導人馬英九在新加坡會談中,提出了兩岸“共享史料,共寫史書”的主張。幾十年來,抗日戰爭研究的不斷演進,顯示海峽兩岸的炎黃子孫,對這一重大歷史事件已經有了正確的認識。

如上所述,抗日戰爭僅僅是中國歷史的一個重大事件,歷史研究面對著更多的歷史事件。譬如,影響著中國幾千年來歷史進程,并改變著發展方向的辛亥革命,如何正確認識它的歷史地位和作用,也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我們較長時間把它視為資產階級革命,并說它最終失敗了。2001年紀念辛亥革命90周年,才明確肯定辛亥革命是一次偉大的民族民主革命,孫中山追求的世界大同和共產黨人的共產主義的最高綱領,都是人類共同奮斗的美好理想。

歷史學科和歷史學者要正確地把握歷史學研究的社會功能、研究方向和對歷史的認知,更要關注國家大事,堅持歷史學研究必須服務于國家發展戰略的需求。歷史科學不僅要向人們傳播歷史知識,推動歷史學專業進步和發展,而且要發揮重要的政治功能。對關系國家、民族政治利益的歷史的或現實的重大問題,都應體現歷史科學和歷史學者的政治作用。

譬如日本侵略中國的歷史問題,一直是影響中日兩國外交和各方面關系發展的障礙。其中,南京大屠殺是日軍制造的極端殘酷的人類悲劇。面對這一重大慘案,中國政府及領導人一直主張日本政府應承認歷史事實,深刻認識罪責,“以史為鑒,面向未來”。可是對中國政府的友好寬容政策,日本政府及其右翼勢力,始終堅持否認南京大屠殺,并誣稱南京大屠殺是中國人制造的謊言,從而在日本國內民眾中制造了極為惡劣的影響。

尋找罪行證據,澄清日本右翼的謬論,是中國歷史學者也包括日本正義的歷史學者義不容辭的政治責任。日本學者多年來發表了一批論著,深刻批判日本右翼不承認日本侵華和南京大屠殺罪行。而中國學者,在多年研究的基礎上,自2000年由南京大學的歷史學者聯合海內外100余名教授、研究人員,花費十年左右時間,開展大規模的日本侵略者罪證調查。他們先后赴美、日、英、德、法、俄、意大利、西班牙、丹麥及中國臺灣,搜集了十個國家和地區約5000萬字的日本制造南京大屠殺的原始文獻和各種第一手資料;編輯出版了包括中方、西方、日本史料的《南京大屠殺史料集》(72卷)。這些材料是日本制造南京大屠殺的鐵證。這些罪證的搜集、整理和出版,是歷史學者的重要成就,它引起了各國媒體及廣大民眾的關注。日本官方外務省面對這些無法抵賴的事實和罪證,一方面不得不承認南京大屠殺是日軍在南京制造的屠殺慘劇,另一方面又表示對屠殺人數不能表態。實際上日方糾纏屠殺人數,是繼續否認南京大屠殺的另一種手段。

日本右翼勢力還在釣魚島和南海諸島主權問題上挑戰中國,在眾多歷史問題上,諸如“慰安婦”問題、強制勞工問題、細菌戰問題、化學戰問題等,亦拒不承認錯誤,更不向中國人民道歉,或向中國民眾賠償損失。中國歷史學者以對國家、民族負責任的態度,對這些歷史問題和領土主權問題,進行過深入的研究,提出了科學的證據,發表出版了許多重要論著,抵制和批判了日本右翼勢力的罪行,捍衛了人類正義。就日本這個東方大國而言,中國許多赴日旅游者認為日本民眾素質好,有禮貌,商品精致,沒有那么多的假冒偽劣商品,而為什么日本的政治家及那股政治勢力,不能正確對待歷史上對中國犯下的種種罪行?其歷史的和現實的原因是什么?綜觀中國國內,對東方這個重要鄰居,了解并不多。特別對日本當代社會、政黨、政治及政治人物,或是他們的民族傳統、觀念等,幾乎很少有人做深入研究,更少有令人信服的成果。因此,在史學界大力開展和加強當代日本研究,為我國政府處理和解決中日關系問題,提供政策依據,顯得十分重要。

同樣,中國與西方各大國之間,也存在許多棘手的政治、經濟問題,特別是與美國、德國、俄國之間,關系十分復雜。尤其是美國,雖然號稱自由民主的大國,可是到處揮舞霸權主義、“美國優先”的大棒,欺凌小國。多年來,美國在中東、北非不斷制造混亂。先是在阿富汗推翻塔里班政權,使阿富汗混亂了17年,不得安生。后又推翻伊拉克薩達姆政權,其唯一借口是薩達姆制造了大規模的殺傷武器,可是連美國的“小弟弟”、英國前首相布萊爾,也公開否定了這一借口。伊拉克的廣大民眾至今仍生活在困苦之中。而敘利亞這個不大的國家,現在簡直成了大國爭霸的斗獸場,他們完全置民眾的生存安寧于不顧。中東、北非成百萬的難民,冒著極度的生死危險,成群逃往歐洲,把原本平靜的歐羅巴大地鬧得“雞犬不寧”。

這一切國際大動蕩,都是號稱世界第一強國的美利堅合眾國造成的罪惡。現在,新任總統特朗普,以“美國優先”為借口,又掀起了大規模的貿易戰,試圖阻撓中國的和平崛起,阻擋中國發展前進的步伐。

美國是當代最大的霸權主義者、民族利己主義者。研究美國對世界各國人民,特別是對中國人民造成的危害,維護中國的發展利益,在當今形勢下,中國政府應以何種政策對付這個巨大的強權主義者等重大問題,歷史學者不能置身事外。

總之,中國歷史學界要在新的歷史時期,面對國際社會特別是亞洲地區的復雜政治環境、風云激蕩,運用本專業的特殊功能,為發展本學科和服務于國家民族的戰略需求,作出應有的貢獻!

END


①梁啟超:《新史學》,《飲冰室合集》文集之九,中華書局1989年版,第7頁。

②梁啟超:《中國歷史研究法》,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第1頁。

③陳恭祿:《中國史》第1冊,序,商務印書館1940年版,第1頁。

上一篇:張生:國際檔案中的中國抗戰史

下一篇:張生:國際檔案中的中國抗戰史

版權所有:南京大學中華民國史研究中心 蘇ICP備09043283號

電話(傳真):025-8359463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南京市漢口路22號逸夫管理科學樓

邁點科技技術支持

新浪中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