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 download
學術論著

陳謙平:新時代中國近代史研究與學科建設的新使命

發布時間:2019-04-30 13:21:00

歷史既是對人類社會過去發生或經歷事情的記載,也是一門研究人類社會運動發展過程的科學。20158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致第二十二屆國際歷史科學大會的賀信中指出:“歷史研究是一切社會科學的基礎,承擔著 ‘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的使命。”中國歷史研究院的成立貫徹了習近平總書記的這一指示精神。今年年初,習近平總書記在致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歷史研究院成立的賀信中再次強調 “歷史研究是一切社會科學的基礎”,這是對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主義理論的進一步完善和發展。

中華民族的文明史之所以能夠持續發展,文化的因素非常重要。中國語言文字在發展過程中從未出現過斷裂或滅絕,中華民族重視書寫歷史的優良傳統,這些都是中華文明的歷史和文化沒有發生中斷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中華民族發展的歷史進程同國際交流與民族融合密不可分。

國際化程度對于一個民族或一種文明的發展具有至關重要的影響,中華民族和中華文明持續發展達五千年之久,就是國際化發展的結果。馬克思說過,“世界史不是過去一直存在的”;“各個相互影響的活動范圍在這個發展進程中越是擴大,各民族的原始封閉狀態由于日益完善的生產方式、交往以及因交往而自然形成的不同民族之間的分工消滅得越是徹底,歷史也就越是成為世界歷史”

中華民族不是單一的民族,無論遠古所謂 “東夷”、“西戎”、“北狄”、“南蠻”,還是傳說中的神農、伏羲、黃帝、炎帝、九黎 (蚩尤)、共工等氏族部落,都是中華民族的重要源頭。由此可見,多民族融合是中華文明發展的動力。

我們更要強調人類歷史發展的延續性,“在人類進步的道路上發明與發現層出不窮,成為順序相承的各個進步階段的標志。同時,各種社會制度,因與人類的永恒需要密切相關,都是從少數原始思想的幼苗發展出來的;它們也同樣成為進步的標志”。

習近平總書記非常重視對中國近代歷史的研究,他指出:“不了解中國歷史和文化,尤其是不了解近代以來的中國歷史和文化,就很難全面把握當代中國的社會狀況,很難全面把握當代 中國人民的抱負和夢想,很難全面把握中國人民選擇的發展道路。”

明清王朝基本實行閉關鎖國的政策,而其間正是西方世界進步最快的時代:蒸汽機的發明、工業革命的興起、航海技術的發展等都發生在這一時期。中國因此逐漸衰落:既不能學習西方的先進生產技術,更無法融入世界的近代化潮流。帝國主義以武力打開中國大門,強迫中國簽訂不平等條約,將西方“法則和制度”強行引入中國。這一次,中華民族是被動地卷入國際化的發展時代。

不平等條約體系使中國現代化歷程陷入困境。一方面,中國向西方學習先進的生產技術、 管理方法和思想文化,試圖走向現代化的民主和富強之路;另一方面,不平等條約體系又嚴重 阻礙了中國現代化的發展,西方列強對中國發動的歷次侵略戰爭,使中國陷入被瓜分的危局之中。從鴉片戰爭、第二次鴉片戰爭、甲午戰爭到八國聯軍入侵,由于清政府的腐敗,不斷妥協退讓,割地賠款,中國逐步走向亡國之路。

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開始了中國向多民族現代民族國家的轉型,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從建 立單一漢人政權的構想向建立以五族共和為主體的多民族現代民族國家實踐的轉變,體現了孫 中山、宋教仁等人的國際觀,這也是辛亥革命最重要的成果之一。而西方列強正是通過不平等 條約體系來對中國構建多民族現代國家進程施加影響。中華民國政府以承認清政府與列強簽訂的不平等條約為代價,試圖換取其對中華民國版圖的承認。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所指出的那樣: “在近代以來漫長的歷史進程中,中國人民經歷了太多太多的磨難,付出了太多太多的犧牲,進行了太多太多的拼搏。”

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經歷了14年浴血奮戰,通過國共合作和國際反法西斯聯盟,終于打敗了日本帝國主義,為中華民族的復興迎來契機。中國成為戰后國際秩序的構建者,中國收回了被日本侵占的中國東北四省、臺灣、澎湖和南海諸島等,中國的版圖得以重新確立。由于蔣介石 堅持獨裁統治,遭到國內各族人民的唾棄,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國共產黨最終打敗國民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實現了中國真正“站起來”的愿望。

所以,一部中國近代史,實際上是中華民族由傳統封建王朝向現代化多民族共和國轉型的歷史,是中國人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的一百年。中國近代歷史發展的延續性和整體性體現在其歷史發展的各個階段,每一個階段都不是孤立的,并不完全是政治與社會內卷化的結果,而且中國近代歷史發展進程的每個階段都同國際化的影響密不可分。我們重溫中國近代歷史發展進程,就可以看出各個發展階段不盡相同,但謀求中國國家獨立、民族復 興的主題則貫穿于始終。誠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那樣:“需要從歷史中汲取智慧,需要博采 各國文明之長。”

新時代中國近代史學科建設,其學科內涵應該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堅持 “四個自信”,建立符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中國近代史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同時也需要不斷拓展國際化視野。

新時代中國近代史學科建設需要進行持續高效的隊伍建設。這支學科梯隊既需歷史傳承,還要有拔尖創新的學術人才,更要有高質量、高水平、有理論、有自信、有原創的科學研究成果。

新時代中國近代史學科建設需要國際化發展,必須充分挖掘收藏于海峽兩岸和世界各國檔 案與文獻史料,開展廣泛的海內外學術交流,充分深入地了解西方的中國近代史研究狀況,才能增強中國近代史學科的國際影響力。

新時代中國近代史學科建設需要大量受過歷史學理論和史料鑒讀專業訓練的、掌握多門外語和歷史大數據的專門人才,學科課程體系的創新亦十分重要。

新時代中國近代史學科建設要能夠服務于當代社會,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中國近代史研究的最大價值在于能夠總結昨天失敗的教訓和成功的經驗,為治國 理政、為改革開放的進一步深入提供強有力的史學支撐。除加強中國近代政治史、軍事史、經 濟史、中外關系史、政黨史、社會史、思想文化史、抗日戰爭史等研究外,還要不斷開拓新的研究領域,如近代中國的邊疆民族史、城市史、人口史、環境史、海洋史、災害史、醫療史、 民眾生活史等研究。期待新時代的中國近代史學科迎來更加艷麗的春天。

(原載于《歷史研究》2019年第1期,注釋已全部略去) 


上一篇:李玉:從“股份有限公司”到“無限公司”: 認識中國近現代政府組織形式的新視角

版權所有:南京大學中華民國史研究中心 蘇ICP備09043283號

電話(傳真):025-8359463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南京市漢口路22號逸夫管理科學樓

邁點科技技術支持

新浪中超